工業園區
 
工程招標
商會博客
 
融資渠道
小額貸款公司遭遇“成長瓶頸” 融資渠道受阻
來源:admin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11-12-16 點擊次數:2938

對小額貸款公司而言,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在信貸緊縮和資金緊張背景下,“融資難”、“錢荒”等問題再度引起社會關注。作為政府規范民間金融的“試點”——小額貸款公司憑其準確的市場定位和靈活的申貸流程,在紓解中小企業資金困局的同時,也迎來自身發展的爆發增長。

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6月底,全國小貸公司數量突破3366家,與去年6月相比增加了1426家。上半年累計新增貸款894億元,貸款余額2875億元,與去年6月底的余額1248.9億元相比,增幅高達130.18%%,連續兩年來保持了高速增長的態勢。

然而,在扮演中小企業“融資天使”的同時,小額貸款公司卻集體面臨外部融資渠道阻塞的尷尬。特別是今年貨幣政策連續收緊,信貸市場供不應求,大多數小貸公司正遭遇“無錢可貸”的困境。

另外,處于襁褓中的小貸公司種種不規范的操作,也引起了人們對整個行業風險的擔憂。  小貸公司需要以“快而好”成長狀態來證明自己。

小貸市場之火爆

不到上午十點,內蒙古鄂爾多斯東勝區東街路附近已難覓停車位。位于此處的“北國新天地商場”,盡管不比一線城市高檔商場的氣派和富麗,甚至店內人氣也略顯冷清,但這并不妨礙這里高昂的租金和驚人的購買力。

“只要是品牌服裝,在這里絕不愁銷路?!崩醋隕轎鞔笸男√菩驢惱脛晡揮諫壇∪?,盡管支付高昂的租金和秋冬服裝壓貨款,她已先期投入了60多萬元,但言語中絲毫不見對收回成本的擔憂。而如何籌措到足夠的“本金”,則是決定小唐這樁生意成功與否的關鍵。

為此,小唐曾先后求助于當地的銀行和民間借貸機構。但前者審批流程長,后者利率太高。她最終選擇了與這家商場一街之隔的億恒小額貸款公司,30萬資金當天到賬,半年利息約12%。為她解決了開店資金不足的“燃眉之急”。

去年4月,億恒小貸公司由兩位陜北煤企老板出資2個億注冊,日常運營則交由曾供職于烏海工商銀行副行長的康華負責。運營一年來,在僅有8名信貸員的情況下,累計實現利潤4000萬元,20%資產收益率,目前無不良貸款。

“看到這個成績單老板很吃驚,相比又苦又累的煤炭行業,小額貸款這一行賺錢這么輕松,并希望進一步提高注冊資本金?!笨禱Τ?。不過,小額貸款公司賺錢并不像外界看來那么輕松——只要有客戶,他們必須立即召開審貸會,保證及時發放貸款,這是小額貸款公司與銀行競爭的“撒手锏”。

小額貸款公司穩定的收益率,再加上政策的支持,也使得大量民間資本蜂擁而至?!熬」?00萬資金門檻,但現在資金在一個億以上的排隊的大有人在,政府之所以不敢批那么多,也是擔心風險?!倍醵嗨菇鶉詘熘魅嗡锝ㄆ獎硎?。

做服裝生意的小唐和億恒小額貸款公司之間的資金故事,只是全國小額貸款行業的一個縮影。記者在對鄂爾多斯及其他地區小額貸款市場采訪中,感受最深刻的是,旺盛的金融需求催熱了小額貸款火爆的市場。

按照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3366家,貸款余額2875億元,上半年累計新增貸款894億元。其中,內蒙古自治區小額貸款公司342家,貸款余額275.85億元,貸款余額282.14億元,各項數據均占均位居全國第一,鄂爾多斯小貸公司又以84家,數量居全國第一。

而在遠隔數千公里外的廣州,小額貸款市場同樣吸引著精英人才的涌入。

今年6月21日,源于對小額貸款業務的前景看好,身為瑞銀證券中國區副總經理的張化橋(微博),正式履任廣州萬穗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從瑞銀到小額貸款公司,雖然不如私奔浪漫,但我也很興奮。小額貸款公司的工作很酷,和互聯網公司的唯一區別是,他們絕大多數虧錢,而我們從第一天就開始賺錢?!碧鈣鹱約旱鬧耙底?,張化橋打趣道。

小額貸款公司為何有如此吸引力?對此,張化橋從供求關系上分析——大量微小企業和農戶生意不錯、毛利率高,而銀行對這類小額貸款大多沒有興趣,且申貸流程也比較長。與此同時,社會大量閑散資金也需要更高的回報率。即使在資本市場高度發達的歐美和日本,小額貸款也有著巨大的生存空間。

據一位業內人士估算:目前有一千多萬家微小企業、三千萬家個體工商戶和兩億生產性農戶,要滿足這些金融需求,則至少需要一萬家小額貸款公司和兩萬億小額信貸資金規模。相比目前3366家小貸機構,2875億的貸款規模,這意味著目前尚有很大一部分微小企業、工商戶的金融需求無從解決,小貸市場空間巨大。

“類銀行”模式隱憂

信貸部、審貸委員會、風險控制部……日前,記者在鄂爾多斯小額貸款走訪中發現,這些在銀行系統常見的部門設置,在當地小額貸款公司也一一具備。

在擔任內蒙古匯能小額貸款公司總經理之前,喬海峰曾在當地一家國有銀行擔任信貸部老總多年,二十多年的豐富銀行經驗,他不僅將此前在銀行里面一套信貸經驗成功地嫁接到這里,也帶來了不少相識多年的熟悉客戶。

位于同城的億恒小額貸款公司,同樣在銀行工作履歷深厚的康華,除將信貸審批、風險控制等方面經驗傳授給他的信貸員外,還結合小額貸款公司的特點,進一步完善和簡化了一套適合小貸公司的業務流程。

以小額貸款公司的審貸會為例,康華告訴記者,盡管不像銀行那樣規范,但他們也會認真對待。參會人員包括總經理、信貸員,甚至辦公室文員,只要當時在公司,都可以現場提出意見和建議。

除此之外,康華制定了一套信貸員的業務培訓制度,在每天進行的業務培訓會上,作為總經理的康華不僅會手把手地傳授相關業務經驗,還鼓勵每一位基層員工上臺發言,交流日常工作的心得體會。

作為新興的金融機構,在沒有成熟經驗借鑒的情況下,目前大多數小額貸款公司骨干人員都來自銀行系統,而在信貸業務上,也執行與銀行大致相同的業務流程,區別僅在于兩者間的客戶定位和審批效率上。

小額貸款公司這一“類銀行模式”,通過對銀行信貸業務上的吸收、消化和創新,大大減少了其探索過程中的時間成本,且迅速實現盈利。但“硬幣的另一面”也開始暴露——部分小貸公司為追求商業最大化,類似銀行“壘大戶”的傾向也隱隱出現。

記者在走訪的幾家小貸公司發現,其主要客戶大多屬于中小企業,部分也具備在銀行審批的可能,甚至有些企業也在銀行有部分貸款,只是額度不夠或審批流程不及時而被迫選擇小貸公司作為補充。在業務比重上,真正體現小額貸款公司核心競爭力的微小企業和農牧戶貸款比重甚微。

“大家都集中于小企業貸款,而現在銀行也在專注于小企業貸款。在客戶定位上的趨同性,將來勢必引發短兵相接。而小貸公司4倍的貸款利率上相比銀行處于明顯劣勢?!鋇鋇匾晃恍〈聳坎晃薜S塹馗嫠嘸欽?。

8月4日,在呼和浩特舉辦的“第二屆中國小額信貸創新論壇”上,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也就此提醒:“在信貸市場競爭白熱化的情形下,小貸公司要在市場中生存下來,就必須與商業銀行形成錯位競爭,專注于100萬元或5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P>

“很多目前是小額貸款公司優質客戶,可能今年、明年就會被小商業銀行搶走。因此,如果沒有做單筆、低額度客戶的‘獨門武器’,小額貸款公司核心競爭力就會下降,也難以在與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的競爭中取勝?!鄙鮮魴〈救聳砍?。

“無錢可貸”之困惑

在扮演微小企業和商戶的“融資天使”的同時,當前小額貸款公司卻集體面臨“無錢可貸”、“無資可融”的尷尬。

“政府對我們的負債率限制的太嚴,現在我們有好幾百個合格的客戶在等待資金,包括從外地找上門的客戶,我們只能和他們說抱歉?!弊罱?,張化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感慨,目前他們最頭疼的事情就是股本金太少,僅僅1.5億元。

對于同樣的問題,康華也表現出些許無奈?!扒輝緹頭毆飭?,目前在外面排隊的客戶很多,一有客戶還款,馬上就又被放走了,賬上幾乎沒有什么現金?!?/P>

與億恒小額貸款公司所面臨的困惑相似,目前鄂爾多斯最大的小貸公司——注冊資金在20億元的內蒙古匯能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也同樣面臨資金不足困境,雖經兩次增資擴股,仍不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以鄂爾多斯某家銀行為例,注冊資金是6個億,而去年的凈利潤在12億元,資產收益率在200%,盡管其凈息差不過3%,但仍明顯高于凈息差更大的小貸公司?!備霉靖涸鶉飼嗆7宄?,言語中流露出對銀行可以負債經營的羨慕。

與商業銀行受存貸比和存款準備金限制不同,由于小額貸款公司資金均來自發起股東,不允許吸納公眾存款,為了提高資金的收益率,小貸公司大都選擇“超負荷”經營,循環放貸,將資金的使用效率用到極致。

根據銀監會發布的《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小額貸款公司由自然人、企業法人與其他社會組織投資設立,不吸收公眾存款。但在“賬上無錢”的情況下,一些小貸公司開始鋌而走險。

在陜北神木縣城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盡管監管部門明令禁止小貸公司吸納社會資金,但只要有遇到擁有大資金的客戶,仍可以“短期借款”來談融資事宜。

同樣,包頭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負責人也向記者證實,由于小貸公司和地下錢莊利差比較大,他們的錢貸出以后,可能有人拿出放更高的利息。

基于銀行與小貸公司的巨大利差,也存在小貸公司與銀行某些員工私下勾結牟利的現象。如銀行看好某企業卻找些理由不放貸,暗地把項目轉給小貸公司,利息一下子高好幾倍。銀行或銀行工作人員再與小貸公司瓜分利益。

外部融資瓶頸待破

按照目前的法律規定,小貸公司“只貸不存”,完全靠自有資金經營。對于其而言,唯有融資才能進一步擴大信貸資金,也是其未來做大做強的必由之路。

一般而言,解決小額貸款公司資金問題有內部融資和外部融資兩個渠道,內部融資即由股東增資擴股,而外部融資則包括向銀行融資,信托增資等渠道。但在實際上,真正獲銀行貸款的小貸公司卻寥寥無幾。

以鄂爾多斯為例,在已注冊84家小貸公司中,從銀行獲得過貸款的不過10家左右。此前鄂爾多斯小額貸款公司主要的融資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內蒙古分行近期暫停了對當地小貸公司的放款,無疑是雪上加霜。

而在信托增資模式方面,也同樣遭遇現實困境。與從銀行只能融到注冊資金的50%上限不同,通過發行信托產品,小貸公司最多可以融到自有注冊資金的100%,資金以股權方式進入,為小貸公司增資擴股。

“無論是增資還是從銀行融資,都只是手段。理想狀態下,小額貸款公司資金短缺的根本原因是其沒有真正進入金融市場,不具備進入拆借市場、票據市場的資格?!敝厙戾《畬罟咀芫砹址娑源松鈑懈寫?。

事實上,盡管小貸公司被允許從事小額貸款業務,但小貸公司完全游離于金融系統之外,沒有金融機構資質,更不能進入同業拆借等專業市場。

對此,吳曉靈認為,當前小貸公司最主要合法身份問題和資金來源問題,這是制約其發展的最主要的制約因素。她多次向金融機構和監管當局呼吁,希望正視小貸機構在中國金融業中的地位,重視和增強想小貸公司的融資。

而在融資杠桿率上,前央行研究局局長、央行研究生部部務委員會副主席焦瑾璞則建議,應該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比例,當前小貸公司在銀行融資額度的比例為注冊資本金的0.5倍,而一般工商企業是4倍的杠桿率。注冊資本與融入資金的比例適當提高到1:1或者是1:2。

在上述外部融資渠道受阻的情況下,為解決增加資金,當前小額貸款公司正掀起一股增資擴股潮。

經過兩次增資擴股,上述匯能小貸公司注冊資本金從最初的3億元增加達到目前的25億元。其中,大股東匯能煤電集團出資23.75億元,占95%,另一家煤礦出資1.25億元,占5%。在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公司日前也宣布,將注冊資本金從1億元擴大至5億元人民幣。

“為了擴大放貸規模,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增資擴股,而小額貸款公司目前較為豐厚的投資回報率,也激發了股東增資擴股的意愿?!幣晃灰的諶聳勘硎?。

此外,參股成為村鎮銀行,也是不少小貸公司的“可選項”——參股村鎮銀行后,盡管不再受到“只貸不存”的限制,但也面臨其他方面的制約。

按照銀監會的《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新成立的小額貸款公司,持續營業3年以上(含3年),并且近兩個會計年度連續盈利,不良貸款率低于2%,貸款損失準備充足率130%以上,就可以轉制成村鎮銀行。不過,小額貸款公司轉制村鎮銀行,必須由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主發起人和控股股東。

“如果是銀行非要做第一大股東,那還不如繼續做小貸公司,我們擔憂如果銀行進入做大股東,銀行可以通過股權獲得經營上的話語權,小額信貸公司很可能會變質?!蹦承《畬罟靖涸鶉碩圓喂紗逭蛞諧直厶?。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建議,對小貸公司的外源融資從兩個金融機構擴展到兩個金融機構和1至2個非金融機構;杠桿率實行按信用級別逐年擴大的方式;小貸公司向金融機構融入資金按低于客戶利率、高于銀行同業拆借利率掌握;金融機構對小貸公司的借款額度計入同業借款,不計入貸款規模。

除上述渠道外,引入私募股權投資,并擇機上市,這條融資渠道對于小額貸款公司和私募股權基金雙方而言,都充滿誘惑力。對此,業內呼吁監管部門應對此進行政策松綁和鼓勵試點。

經營可持續之考

得益于當前微小企業金融需求旺盛,目前小額貸款公司整體運行良好,其中江浙地區在不良貸款率極低的基礎上,資產收益率超10%。數據顯示,在央行統計的3366家小貸公司中,僅有356家虧損,占比為10.58%。

此外,由于小額貸款的貸款對象涉及微小企業、小商戶和農牧戶,也必然會面臨比政府項目和大企業更大的業務成本和市場風險,這就要求小額信貸機構要有完備的內部風險控制和相應的風險補償機制。而來自銀行系統多年積累的相關經驗,正好為處于探索中的小額貸款公司拿來借鑒。

稅賦重,是小貸公司面臨的一個難題。當前,小額貸款公司面臨身份尷尬,根據政策,它是工商企業,不需要領取經營金融業務許可證。但小額貸款公司卻經營貨幣、發放貸款,履行金融機構的職能,因此,針對農村金融、小個農金融機構的種種優惠補貼,小貸公司享受不到。

對此,吳曉靈建議,應制定引導小額信用放款的財政稅收政策。建議財政對任何金融機構(包括小貸公司)向東部地區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00萬元、個體戶農戶10萬元或中西部地區小、微企業貸款余額50萬元、個體戶農戶5萬元以下的月平均貸款余額給予貸款貼息或風險補償。對上述貸款月平均余額達到金融機構當年新增貸款月平均余額70%以上的給予減稅優惠。

近期,由于全國一些地方小額貸款公司出現一些經營上的問題,銀監會主席劉明康近日特別提醒要警惕小額貸款公司的潛在風險。

對于整個小貸行業的風險,廣州萬穗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化橋認為,“大談風險控制是一個很時髦和很酷的事情,它顯示出人們的老練和富有責任心。但是,風險控制不應該成為無知的借口,不應該成為政府部門‘管卡壓’的借口?!?/P>

“現在全國3300家小貸公司是否太多?我看一點不多,反過來太少。小貸公司能夠收取24%的平均利率,而且大量的客戶的需求得不到滿足,這說明他們的資金太少。政府應該鼓勵更多小貸公司的設立,給他們平等待遇。另外,正如前述,整個行業的貸款規?;怪幌嗟庇諞桓鮒行鴕校?A >興業銀行)的一半,只相當于中國國內信貸總額的0.5%?!閉嘔潘?。

焦瑾璞也表示,盡管小額信貸公司的數量在急劇膨脹,但還是一個“處于襁褓中的孩提時代”。未來小貸行業將經歷一個洗牌的過程,一些優秀的小貸公司最后會留下來,而一些管理欠佳的公司則可能被淘汰出局。

上一條: 貨幣政策微調無礙房企轉型 積極打通多元融資渠道
下一條: 河南應著力發展直接融資渠道(圖)